百家乐详解咨询:121454564
<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 >

那是一群陪伴我整个童年的母鸡

 午间小憩,无法入眠,不知不觉得,竟忆起了那群母鸡。

 

那是一群陪伴我整个童年的母鸡,也是唯一一群老死而不是被宰杀的鸡。

 

那群母鸡,记得每年总是7只,但有三只总会被送人或过年宰来吃,还有四只是养着的,不送人也不宰杀。

 

嗯,我今天就是想起了那四只母鸡。

 

记得每只鸡都有名字:老鸡乸,二鸡乸,乌脚棍,软妹妹。

 

老鸡乸是年龄最大的一只母鸡,听说是妈妈生大姐时,外婆送的,二鸡乸是妈妈生二姐外婆送的,乌脚棍是因为它的脚棍是乌色而得名,软姑娘,则是因为它年轻时老是去外面下蛋,然后孵小鸡带回来,后来老了,也是帮孵小鸡,但它自己不知道身体的什么原因,老下软壳蛋。爸爸为治它这个病,炒猪油谷给它吃,吃了它就便血,却治不好它下软壳蛋的毛病。

 

四只母鸡很团结,没一次喂食会争战,与别家鸡群不一样。那时候,乡亲们总会笑爸妈,人和气,养群鸡也那么和气。

 

记得老鸡乸,是只比较矮小的鸡,生的蛋很圆,每天一个,但很小。爸爸妈妈说,它年轻的时候蛋也很大个,老了,就小了。它的蛋因为太小,都不会用来孵小鸡,爸爸妈妈都会用来调剂伙食,待客,或是庆祝家里谁谁谁的生日。

 

二鸡乸,生的蛋很大,但会赖孵,就是生到没蛋生时,窝在窝里不出来那种。十天下蛋,二十天赖孵,但如果真拿蛋给它孵,不知道是因为体胖还是笨,它总会踩破蛋或小鸡。孵出的小鸡,它也不懂照顾好。没带大过一只小鸡。因为它的蛋大,常常就留着孵小鸡或者卖,又或者送给哪个生了孩子的亲戚,不舍得自己家吃。

 

乌脚棍是生蛋最勤的,而且长得好看,毛非常油顺。叫声也响,生个蛋,叫得河那边都能听见。它生的蛋不匀,时大时小,时长时短。但用它的蛋孵的小鸡,一眼就能认出,统一基因,脚棍也是乌的。

 

软姑娘,每次生蛋看到软的,似乎不好意思,三十秒内看到周围没人,它定会将蛋啄破。但它很会孵小鸡,也会带。它就是孵小鸡的作用,一年孵两次小鸡就靠它了。而且它很会照顾小鸡。是个好妈妈。

 

小时候,家里的荤菜,除了河里的鱼虾,田埂的螃蟹,就是它们生的蛋了。软姑娘的蛋,好运的话,赶在它啄之间,也能捡到的。虽然说老母鸡生的蛋适合吃,二母鸡的适合孵小鸡,但并不是只吃老母鸡生的蛋。毕竟小鸡一年才孵两窝,一窝也就12~20只之间。

 

那时候的我,每天早上喂鸡,都把手指探进鸡屁股里,看手指要伸进去的长度,就能猜出它们的蛋大概几点生出来。非常准。那时候,爸妈二姐特赞我这种功能。(软姑娘不能用此法,因为它的是软壳蛋)

 

那时候的我,玩的多嗨,总能回家的鸡笼那守着鸡下蛋。听说鸡刚下的暖手蛋不能捡,捡了鸡就会在外面下蛋。像软姑娘那样。又听说不能看鸡下蛋,说看过鸡下蛋的人易脸红。这点,好像有道理,我确实易脸红。而我,总能看到即将下蛋的某只鸡蹲窝,然后生了蛋离开,等鸡叫到声音渐小,我就把蛋捡起来,那蛋肯定不烫手了。就那么恰恰好。把蛋放好后,就偿给刚下蛋的鸡一把谷子。

 

那时候的我,对这四只母鸡,像对宝贝似的,就是放学路上,一条蚯蚓,一只小虫,一棵野生小白菜,都会被我弄回来喂了它们。

 

那时候我们家,从没觉得养着它们有什么负担,直至后来搬了家,换了新邻居。

 

新邻居首先对软姑娘不满,说它生软壳蛋,养来干吗?浪费谷米。父母就解释它会孵小鸡,每年孵两次小鸡就靠它了,不然就是要姑姑送我们小鸡。

 

老鸡乸二鸡乸,邻居也说没必要养那么久,说母鸡养久了肉毒,又不下蛋。但它们是外婆送的,那时候外婆早已走了,养着它们,是妈妈对外婆的念想吧。

 

乌脚棍不遭人嫌,因为它下蛋多,也不小,还长的漂亮。

 

四只鸡都是老死的,最后的那一年,它们不下蛋,总是窝在窝里,偶尔出来晒晒太阳,每天喂时就来吃,胃口越来越小。然后渐渐地就死了。

 

每死一个,爸爸就提着那尸体埋在屋后面的草地上。

 

后来我们家的母鸡,再没有年龄有四岁以上的。

 

今天想起它们,也又想起童年妈妈为我做的那一碗碗荷包蛋,荷包蛋的做法,在一个流着馋涎的小女孩的注视中,妈妈先在锅里放一碗水,再在灶膛添两根柴,水滚了,妈妈就把蛋敲破,对着水中央剥开蛋壳,蛋滚进水里,很快就变了样子。蛋白包裹着蛋黄,如那旭日东升。妈妈轻撒点盐,倒上油,就铲起来盛碗里。清香扑鼻,诱得那个不爱吃饭的小女孩胃口大开。

 

那时候,吃着荷包蛋,就觉得生活如此美好。

 

谢谢了,那一群母鸡。

 

我又想吃荷包蛋了,妈妈的荷包蛋,蛋白裏着蛋黄,如那一轮旭日东升……

公司简介

金贊娱乐城澳门博彩 …… 更多>>
<

金贊娱乐城澳门博彩

  • 刘经理:564564564
  • 总 机:400-6055-889
  • 电 话:564645646
  • 微 信:4564564456
  • 百家乐详解